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“艳遇”昭苏

2019-06-13 11:13 伊犁日报  

伊犁昭苏之行,一路“艳遇”——大片大片的油菜花、香紫苏、玫瑰花、薰衣草,遍地盛开,让人随时置身花海。看不完的香艳,让我一路忍不住“拈花惹草”。

夜幕降临草原,我在毡房里?#20197;?#22320;遇到了一位草原阿肯,当他抱着一把冬不拉唱着牧歌站在面前?#20445;?#25105;觉得来昭苏何其?#20197;耍?#30333;天乘车穿行在草原花海,夜晚又要乘着阿肯歌声的翅膀,随他一起用耳朵去“看”草原。

这位哈萨克族男子,黑红骨感的脸部轮廓,卷曲的头发压在高起的眉骨上,柔润闪亮的眸子里充溢着热辣辣的红血丝,给人微醺的感觉,最让人无法抵挡的是这样一个浑身男子气的草原汉子的歌声,那可是哈萨克族人在草原的马背上颠簸了几百年的歌……

?#34892;?#19978;苍,流淌的时间没能带走的金子,就在眼前闪亮。我用耳朵谛听,我用喉咙吟唱,冬不拉的声音像加了环绕立体声一样,在毡房里回旋。那男子喝了几杯马奶酒以后,嗓音放大到了极致,那股声浪冲击着我,使我的身子摇撼,我禁不住躬身前倾,像一株?#29615;?#21561;弯的草,向着山坡倾倒。我恨不得用整个身心去?#21152;?#37027;一刻的歌声,我几乎是把身子当作一块海绵,去迎接那一阵阵荡过的音乐?#20445;?#19981;,我是在抵挡,把身体变作一段堤坝,抵?#36130;?#38754;而来的记?#28210;?#27700;。

我很快投降了,我的心被音符淋得湿漉漉的,我快要被歌手眼睛里折射出的一望无际的草原,被他歌声中那奔腾的马群、缓缓移动的羊群淹没了。我感觉内心有一种潮润从心底漫上来,漫上眼睛,漫上喉咙,漫上身体。琴声和歌声浇灌着我,渗入我生命里那些记忆,歌声里牧民迁徙的场景,绿汪汪的草甸子、搬家的驼?#27833;?#30528;牧民和他们的家什慢悠悠地走过……

歌声里的画面与我记忆里的画面交缠叠印在一起。歌声中的时刻似曾有过,我肯定曾在这样的歌声和这样的生活里长?#29611;?#27785;醉过,那是什么时候……且容我静下来后,再慢慢回忆。而现在,我要在苍穹下,在星空笼罩的草原,在牧民的毡?#31185;?#33310;,在这哈萨克族男子的琴声里陶醉。

这是记忆里遥远虚幻的一刻,也是近在眼前真实的一刻。我从江南来到远在天边的昭苏草原,在这样一个夜晚,在昭苏的星空下,在牧民的毡房里,与这样的歌声,这样的男子,这样的生活再次相逢。

我撇下矜持,撇下一屋子人的眼光于不顾,我的情绪已经被冬不拉的琴声震动得饱?#22303;耍?#25105;要告诉自?#28023;?#25105;又回到了草原。我的身体感觉告诉我,我是那个小小的牧羊女,重新回到了马背上,我要随歌声里的马儿奔驰,我要随歌声里的爱情回到?#39029;?#29983;的小村庄。我无法控制地和着歌声起舞,随着冬不拉的节拍摇摆着身体,像风中一株摇曳的花草。

男子的歌声是?#35874;?#38754;的:

?#35272;?#30340;昭苏,天马的故乡,油菜花和香紫苏盛开的地方。

穿行在草原,天空很矮,山崖很高,云儿在左,雨儿在?#36965;?#32511;草在前,清风在后,羊儿在花丛里好似蜜蜂,马儿在青草地上蝴蝶一样?#19978;瑁?#29275;儿在白毡房旁静卧,等待着挤奶的姑娘。这里的夏天很凉,奶茶很热,哈萨克族人的目光很热。山坡上鲜花为你开放,辽阔的草原,在天马的蹄下,在马背上,驮着你的瞭望。

牛在左边,马在右边,羊在身旁,草原向着四面伸展。有一点点浅蓝,有一点点玫红,有一点点粉紫,有一点点鹅黄。空气有一点点甜,还有一点点香,可以用鼻子闻,可以用舌头尝,吸一口像吸了蜜糖,清润甘爽。

白云像是从沧海里滚滚而来,那是苍天的丝帕,勾了金银的镶边,晴也好,阴也好,厚重也好,轻盈也好,像牧羊姑娘的衣裙翻卷。上天多宠爱人间的花草,只要哪一阵风撒娇,惹来一朵云,忍不住就会落下雨露,让山坡像少女的胸脯,在雨水里发育灌浆。

……

我迷醉在歌声里,?#36335;?#19982;阿肯骑在马背上,随着冬不拉的节奏驰骋在草原。

我干脆把位置换到了阿肯身边,在高高叠起来的被褥?#22836;?#32418;色丝绸?#39318;有?#25104;的毡房拐角,我与他几乎是相对盘膝而坐,那样子,应该很像一对情侣。我激情澎湃地看着他的眼睛,他与我对视着,很坚定很热烈很勇敢的神情,很丰?#32531;?#22374;率很深情的眼神,那都是我熟悉的,我熟悉他们的生活,他们曾是我的近邻,陪伴?#39029;?#22823;的哈萨克族男孩子,个个都有着他这样的神态。

小时候的哈萨克族邻居哈利克拜家,有一群高头大马的儿子,皮肤黑红,轮廓硬朗,他们个个都放羊,我也跟着他们去放羊。放羊回来,羊进了羊圈,我进了他们家喝奶茶吃馕。

哈利克拜?#30475;?#37117;会说:“你跟我儿子一起放羊,喝我们家的奶茶、吃我们家的馕,馕和奶茶都?#40092;?#20320;啦,长大了要嫁给我儿子做媳妇。”

夏天转场去夏牧场骑马放羊住毡房,冬天回冬窝子打野鸡、野兔、野狐狸。这就是我十岁以前,暑假和寒假的哈萨克生活。

哈利克拜头戴狐狸皮帽子,领着他?#26053;?#30340;儿?#29992;?#25163;里拎着野兔、野鸡,把猎到的狐狸像戴毛皮领子一样挂在脖子上,猎狗很?#26223;?#22320;跟在他们身边,我深一脚浅一脚在雪地里?#33756;妗?/p>

坐在哈利克拜家的火炉边,等着野兔、野鸡下锅的工夫,我看着猎?#32622;?#19968;个个脱下脚上的皮窝子,倒掉皮窝子里的雪碴子,散开一层层裹在脚上用来保暖的缠布。皮窝子里的雪融化了,缠布在火炉的烘烤下冒着热气。我熟悉缠布在火炉烘烤下散发的雪野的味道,我熟悉他们从冬到夏的生活,好像他们是我的哥哥,或者他们是我未来的男人。

这一夜,星空很低,星星很矮,矮得?#36335;?#20280;手可及。抬头时大颗大颗星星像钻石一样,随时会?#27833;?#39030;砸下来。那一夜的星星就在毡房顶上,听阿肯彻夜放歌。客人们一个个地走出毡房去看星星,留下我和阿肯对面坐着,一个弹唱,一个倾听,像是地老天荒的一对爱情男女。毡房门口的哈萨克族主妇,一碗接一碗地倒奶茶,倒累了打起了瞌睡。

我毫无睡意,我不愿错过今夜,就像不愿错过上天赐给我的那一个跟哈萨克族人为邻的童年。所有在座的客人里,我自觉是最懂阿肯歌声的人。那些歌,我在邻居家女孩的婚礼上听过,邻居家的男孩弹着冬不拉教过我,那时候,九岁的我信誓旦旦长大了一定嫁给他,其实就为了学会他唱的歌。?#20197;?#32463;抗拒成为他的妻子,抗拒骑马牧羊的日子。现在,我跟着阿肯哼唱那些音调和词句,我把眼前这个草原男人想象成童年邻居家的男孩。冬不拉在他终年持牧羊鞭的手中是会说话的,会说话的还有他的眼睛。男子的目光像小时候邻居家的男孩那样,很深入地探寻我没有抵达的未来,我不知道他?#28216;?#30524;中看到了什么,他看到了?#20197;?#32463;失落的梦吗?

这一夜,我最羡慕的是那个在毡房门口的主妇,今夜我遗憾自己只是草原的过客,而她将留在这里,与歌声和草原永久相伴。她默默地听着阿肯的歌声,默默地端茶递碗,我体验到了她对这一份古老生活深深的满足感。她身后是无边的草甸子,她头顶是镶满钻石的星空,她的面前是硬骨头的汉子,还有他柔情的歌声。?#25991;?#33609;原的哈萨克民族,他们的生活都在这迷人的歌声里,哈萨克族人的歌声,就是从他们喉咙里打开的生活画卷,混合着酥油、奶茶和马奶酒的清香。

这一夜,我隔着四十年岁月,重回童年,迎着阿肯深邃的目光,用身心感应冬不拉热烈的节奏。?#20197;?#32463;失落的生活,与这个草原男子现在的生活,来了一次无缝对接,那是一段曾被我丢弃的生活,现在看来却是世间最美的生活,?#34892;?#20182;一直替我在过我没有能过完整中?#23601;?#22330;的这份?#25991;?#29983;活。

阿肯彻夜放歌在草原毡房,?#33402;?#30528;歌声整夜未眠,歌声里,我?#32769;?#30475;到了后半生成为另一个自我的可能……?#34892;?#31070;奇的昭苏,?#34892;?#37027;些久远的草原牧歌,把我送回了自然,送回了童年。

后半生,我只想躲进草原村庄骑马牧羊。四十年前被我中断的生活,四十年后变成了我最想要的生活,它以昼出则四野鲜花、遍地牛羊,夜归则冬不拉加阿肯弹唱的方式,重新呈现在我面前,让我心生向往。(帕蒂古丽)

(作者出生于新疆沙湾、定居浙江余姚,出版长篇小说《百年血脉》、散文集《隐秘的故乡》《跟羊儿分享的秘密》等。)

责任编辑:张东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沃尔夫斯堡大学
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稳定 全天pk10最精准2期计划 永城彩票下载 炸金花斗地主百人牛牛 28竞猜全包投注 二十一点高级策略表 最新娱乐视频 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三个筛子玩大小规律 北京pk赛车计划 有谁玩北京pk10赢过钱 双色球怎样投注可以有特别奖 麻将技巧秘籍 登陆好运来彩票 大宝娱乐LG游戏PT游戏 天地彩票官网